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这些细菌随着弓箭射出去之后就会给人体造成伤口感染
新闻中心 2020-04-06 12:28

但是呢我们知道毒药的制作成本很高,而且不易保存,尤其是在军中,而且需求的量大,运输也是一个问题,所以在综合选择考虑之下,粪便就成了毒药的最佳代替品,首先它获取方便,不限量,基本可以做到随用随取,减少了运输,制作,保存的成本,另外对它进行简单的加工,蒸煮一下,就可以实现稍弱于毒药的作用,毕竟沾了这种箭,在当时的那个医疗环境以及战场氛围之下是很难治愈的,即使治愈,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也是失去战力的,因此它能够极大的增加杀伤。

前不久热播的《延禧攻略》里,高贵妃便是因为那“万紫千红”的铁水里面掺了金汁(粪便),烫伤后导致伤口发炎化脓,最后牡丹花凋落成泥。

既然毒不能用了,那就退而求其次,古人又一次脑洞大开,选择随处可见的粪便作为替代品,在打仗之前,士兵只要将箭头浸泡在粪便当中,经过发酵就会滋生很多细菌,这些细菌随着弓箭射出去之后就会给人体造成伤口感染,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就会有性命之忧。还有一种说法是,封建军队都比较迷信,认为用污秽的东西更容易打败敌人。(欢迎关注第一军情,若有其他问题,请军迷朋友们在评论区留言。)

为什么古代士兵在作战前会把弓箭在粪便里插一下,在射出去呢,为什么不直接射出去呢,其实道理很简单,这种做法是最大杀伤,最小成本的最佳选择。

那有小伙伴会疑问,为何不直接使用毒药呢?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细节决定成败。

一个小小沾了粪便的箭头便可能致一个军队于死地,古代没有消毒设备和防疫措施,被细菌感染或得了破伤风,一点草药,一点中药是治不了的,只能听天由命了。

一、节省开支,让粪便成为杀伤力极强的武器,变废为宝

在影视作品中,战场上万箭齐发的场面恢弘壮阔。但你肯定想不到的是,真实的古代战场,在开战前夕,士兵们会把箭头插进粪便中刷一刷,这是为什么呢?

而整个战役都会因为将士受到箭伤困扰,损兵折将,浪费人力物力财力,从而失去战斗力,让敌军军心动摇,用以击垮对方,打败对方,取得战争的胜利,凯旋而归。

用箭如雨下可形容古代弓箭的威力,一波箭雨过去一死一大片,可谓冷兵器时代的步枪。弓箭一般由箭头,箭杆和箭羽组成,箭头一般都是铁制或者铜制,杀伤力很强。在弓箭诞生之后,古人充分发挥自己的自己的聪明才智,制造了克制弓箭的铠甲。在打仗的时候,弓箭在远距离上就没有什么优势了,特别是面对防护能力不错的铠甲兵时,只能射伤对方,却无法射死对方。

图片 1

甚至误毒自己或战友,换上粪便后,粪便又会使箭头生锈,生了锈又有粪便的箭头,只要射到敌人的身上,哪怕是点皮外伤,也有了毒药的功效,而携带起来只是有些难闻罢了。

那些被粪便沾染的箭伤,不但让伤员苦不堪言,而且箭伤后期会恶化,到处都是化脓的伤口。

另外,因大量将士受箭伤感染,到处痛苦呻吟声不断,军队的士气也会受到影响,战斗的意志一击垮。

因为效果显著,它也就被应用到弓箭部队中。每一次在射箭之前,先把箭头刷一刷粪便。弓箭即使没能射中敌人的致命部位,带着大量病菌的箭头,也能使伤口化脓恶化,来增加敌军的死亡率,及后勤医护的压力。

而且当大量的士兵被含有粪便的箭头射伤以后,得有大量的大夫后勤人员护理,比一箭射死有生力量还耗军需物质,粮草花费只增不减,要花费许多物力。

问:古代的一些战役在打仗前,士兵会把箭在粪便里插一下,这是为何? 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三国演义》里面有这么一个故事,是讲关羽的。关羽率军攻打樊城时,被毒箭射中右臂。将士们取出箭头一看,毒已渗入骨头,劝关羽回荆州治疗。关羽决心攻下樊城,不肯退。将士们见关羽箭伤逐渐加重,便派人四处打听名医。一天,有人从江上驾小舟来到寨前,自报姓华名佗,特来给关羽疗伤。华佗用刀给关羽刮骨去毒,帐里帐外的人都面色如土,而关羽却饮酒食肉,谈笑弈棋,全无痛苦之色。这就是我们所熟知的“刮骨疗伤”的故事。

有书君语:对此问题你有什么不同的见解呢?欢迎在下方留言评论,别忘给有书君点个赞哦~关注有书君,私信回复句子,有书君送你一句特别的话、

毕竟古时候医术不发达,没有抗生素,没有消炎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而含有粪便的箭伤最易细菌感染。

面对这种情况,古人又发明出了毒箭,只要将剧毒涂抹在弓箭上,射到人体上必死无疑,尤其从远距离射伤敌人就足以致命,但是弓箭涂抹毒药的成本太大了,而且误伤致死率太高,不适合大规模使用,只适合刺杀或者一些特殊任务使用。

让整个部队失去战斗力,从而拖垮整个军队。

得破伤风,又没有消炎药,无法消炎消肿,便会发高烧,皮肤化脓。

古代箭簇

二、箭上涂粪,让受伤者生不如死,拖垮整个军队

其实在古代战争中,对粪便的应用非常广泛。那个时候的人们,将其文雅的称之为「金汁」,在攻城战中,守城的一方会将粪便和毒药放在一起熬制后,把它封存起来一段时间,等它滋生出各种病菌。等到敌人在城下进攻的时候,直接往士兵的身上倒。如果士兵身上带有伤口,那么一旦沾上了这种东西,就会伤口感染。加上毒药的双重作用,在古代的医疗条件之下,基本是拜拜了。

这个问题其实非常简单。

成为军队的累赘。

这是因为在一场战役中,平均需要耗费数十万支箭。如果每支箭都图上毒药,制作的成本就太大,所以无法大规模使用。有限的毒药只会用于射杀敌方将领或关键性人物。

箭的杀伤力虽然很强,但是远距离射杀,一般难以一箭致命,再加上出外征战的士兵,还穿着铠甲。

我是找靓机二手机,每天更新有趣的视频,欢迎关注我的头条号,Peace~

这和古代的一些战役在打仗前,士兵会把箭在粪便里插一下再上战场方法如出一辙,这是为何呢?

如果在箭上沾上粪便,既不像在箭头上沾毒药那么费财力,也不像毒药那样不方便携带。

所以古代的一些战役在打仗前,士兵会把箭在粪便里插一下,为的是节省军用开支的同时,击溃敌军,取得战争的胜利。

军心便动摇了,只要一点风吹草动,便草木皆兵,整个队伍便溃不成军,战争必败无疑。

所以也就是为什么古代作战多使用此法了,而它还有个文雅的一个名字叫“金汁”。

于是有人发明了粪便代替毒药,在箭头上涂上粪便,既有毒药的功效,又节省了开支。

当士兵受到一点小小的箭伤,都会不以为然,继续向前冲杀,不会及时的处理伤口,而这细菌感染和生锈的箭射伤必会导致发炎。

那含有金汁的铁水连皇宫里最有名的太医都束手无策,那么在外跟随出征的大夫自然无法医治。

所以说,铠甲、盾牌等防护装备,严重制约了弓箭的杀伤效力。为了打破这个尴尬的局面,很多人想到了一个简单粗暴的办法。那就是在箭头上喂上毒。

一支毒箭,就算是只把对方擦破点皮,也会致对方死命。实在是居家旅行必备“良品”。

但是问题又来,在古代,提炼毒yao是一件很麻烦的事情。大规模制造毒箭,一是没有那么多毒yao,二是太耗时耗力。造好的毒箭还难以运输保存,一不小心划到自己,当时就得完蛋。所以,大规模制造装备毒箭这种事情显然不太靠谱。

戚继光在《练兵实纪》中曾专门列出不适合大军作战的兵器:

又有飞标,毒弩,枪、刀、戈、戟等名不一,皆可俾素习精熟者间或用之,不可以齐大队,为堂堂阵也。

飞镖、毒弩这些东西,适合武林高手单打独斗,不适合军中作战。

如若遇上天气炎热,蚊子苍蝇叮咬了伤口,再到处传播,没受伤的士兵服侍伤员时也会被感染,难免会导致瘟疫的产生。

为什么这么说呢,我们要知道弓箭手如果真的要训练成型其实付出的代价还是很大的,而即使是一个熟练的弓箭手也很难保证射击的精准度,毕竟神箭手还是极少数的,所以为了保证最大杀伤,抹毒就成了一种必要的选择,只要射中,不管射到了哪,都会死亡,这就极大的降低了对射击者的要求,从射中要害到射中。

为了大规模快速制造毒箭,聪明的古人想出了一个损招。那就是把箭头插入粪便中。

污秽的粪便中充满了大肠杆菌 沙门氏菌 链球菌等等病菌,沾上这些东西,就算只是浅浅的一个小伤口,也可能被感染。

在缺乏抗生素的古代,伤口一旦感染,就只能听天由命,往往凶多吉少。

这一招,可真够损的。

在古代行军打仗时一般都会挖掘厕所,一个是处理卫生问题,另一个是比避免瘟疫的传染?

在我国很久以前,治病的郎中就发现在一些生活方面如果不好好处理,会导致瘟疫的爆发。一般我们常见的尸体、老鼠、粪便等。在人类战争的一开始,掩埋死人的尸体不是使死人入土为安,有人发现如果死尸不经过及时掩埋往往会有瘟疫的爆发,虽然当时人不知道瘟疫究竟是如何发生的,但是古代的医学已经发现这些瘟疫会传染健康的人,所以一旦出现瘟疫的地区就会隔离。

古代的医学常识,和生活水平的限制,人类很难发现细菌的存在。直到现在,光学玻璃的磨制,世界上第一架显微镜出现才让人了解了原来世界上还存在微观世界的存在。而我们所排泄的粪便,会招来大量的苍蝇,在这些苍蝇身上拥有大量的细菌、病毒。而在战争前,将箭头插于粪便中,这些箭头就拥有一些病原菌。在这些病原菌对人体危害最大的是腐败菌,这些病菌生存能力强,繁殖快,能很快摧毁一个人的健康。发病人的症状一般是发热、高烧,如果没有有效的治疗,这人会死去,而且还会传染。

这种战争也算是生化战争的一种手段,在古代的生化战争中除了这些还有其他的手段。

古代士兵在打仗前,特别是守城一方的士兵,会把箭头在粪便里蘸一下。这还真不是古代士兵无聊时的突发奇想,更不是现代人为了搞笑而编造出来的笑话,这事还真是历史上确确实实发生过的事情。

在古代,粪便,又被称为“金汁”。因为多数时候是黄色的么,贴切吧。金汁在古代的老农眼中,可是肥田的宝贝,而在士兵眼中,同样也是宝贝呀。用现代比较时髦的词来形容,金汁就是古代士兵所用的“生化武器”。嗯,现代人都用“臭名昭著”来形容生化武器,这放在古代,那是更加的贴切。这……怎么感觉还略带喜感。古代的士兵真是有创意,又遭罪呀,不知道当时有没有发明出防毒面罩。

士兵守城的时候,开战前,会大量收集金汁,然后一桶桶的抬到城上。他们在城墙上,就地支起大锅,一边煮金汁,一边搅拌,还一边哼着小曲……嗯……这个……想想那副场景……哈哈哈……真的个个都是“城会玩”呀。

不过,金汁数量毕竟有限,所以,古代士兵为了有充足的“弹药”,还会在金汁中加入污水,甚至毒药,来加强效果。

等敌人攻城的时候,守城的士兵就会将金汁趁热,用来招呼那些正在爬城墙,以及城墙下聚集的敌兵。这顿饕餮盛宴,真够攻城士兵饱餐一顿了。敌兵除了会被烫伤之外,还要忍受住难闻的气味,这要是没有足够的忍耐力,别说攻城了,估计早跑了。

城墙上的守城士兵,除了往下泼滚烫的金汁之外,弓箭手也会有序的站在翻滚着金汁的大锅旁,随手拿起一支箭,在锅里蘸一下,然后淡定从容的将箭嗖的一声射出去……至于是哪个倒霉蛋中箭,那就不关心了。谁中箭谁倒霉呀,古人打个仗真不容易呀。

看着守城的士兵在那里乐,攻城的士兵呢,心里那个骂呀,绝不能让守城的士兵干净了。他们也会搜集大军的金汁,找来皮袋子、布袋子,甚至是陶罐之类的,用金汁装满,然后使用投石机,即史上有名的“金汁砲”,往城楼上丢……城上的士兵看到臭弹来袭,也是一个个连滚带爬的躲避。

原来古代的战争,都是有“味道”的战争。

好了,回顾完了古人充满趣味的战斗过程,是时候揭开古人这么做的原因了。

其实原因并不复杂。在古代,普通的冷兵器皮外伤根本不足以致命,特别是弓箭伤。除非弓箭直接命中心脏、主动脉,或者中箭特别多才会致命,不然,不要说射死敌人了,中箭的士兵可能连战斗力都不会丧失,还可以继续战斗。

为了增加敌人的伤亡,古人就想到了用金汁的办法。金汁中含有大量的病菌,这就增加了受伤士兵的感染几率。在缺医少药的古代,只要发生严重的感染,基本上就等于生命终结了。

三国时期的关羽,就曾中过两次箭。

一次是被庞德射中面颊,似乎没什么事情。看来大将一般都不屑于带着一囊蘸过金汁的箭跑来跑去,庞德用的箭无毒害。

另外一次,关羽是被曹仁守城的士兵射中了胳膊,结果就要刮骨疗毒了。看来,关羽是被守城士兵,用蘸过金汁的生化箭给射中了,只能深表同情了。

从武圣人关羽的“刮骨疗毒”可以看出,古代人在行军打仗时,为了给对手致命一击,往往喜欢玩一些阴招,比如,给箭头下毒就是一种典型的阴招。

为什么要这样做?主要原因有两点。

其一,毒箭能给敌方将士造成二次伤害,增大伤亡率。

弓箭属于远程进攻武器,但实际上,飞到远处的箭镞的杀伤力大大降低,是强弩之末,如果没有射中敌人心脏或脑袋等要害部位,就不会给其造成致命伤。况且,将士都穿着铠甲、戴着头盔,就更难造成有效伤害。

所以,只有在箭头上涂抹一些毒药,即使一箭没有让敌人毙命,那些毒药跟血肉结合后,会引发中毒现象,若不及时治疗,会带来生命危险。

其二,能给敌方将士带来心理震慑作用。

当无毒箭头射中身体后,除过疼痛感外,基本不会有其它感觉。而有毒箭头就不一样了,它射中敌人,除过疼痛感之外,还有强烈的瘙痒感和灼烧感,让敌人心神不安,精神萎靡。

如果不及时治疗,或者没有高明的医生来给救治,受伤者的心理安全感会一点点丧失,会想着自己命不久矣,失去了活下去的勇气。

当然,古人获取毒药的方式不算少,像砒霜,乌头碱,毒蛇从毒腺分泌的汁液,断肠草、马钱子和曼陀罗等植物的汁液,都是天然毒药。它们进入体内,能破坏神经系统,让器官功能逐渐衰竭,进而起到夺人性命的目的。

但还有一类“毒药”,严格来讲,它们称不上是毒药,而是这些东西里边滋生有非常多的细菌,它们跟血肉接触后,大量细菌会感染伤口,并会进入深层组织在体内大量繁殖,最终会让人毙命。

像动物的粪便,腐烂的尸体,长时间保留的死水,等等,这些东西沤的时间越长,内部产生的细菌和有害物质就越多。

因此,古代士兵在打仗时,会就地取材来制作毒药。战场上粪便尿水很常见,把箭头插进粪便里,让其沾上细菌和毒物,再射向敌人,仅仅划伤敌人肌肤,就能让杀伤效果大大提高。

在古代医疗技术十分落后的情况下,如果伤口发生感染,无疑等于得了绝症,只能坐以待毙。

打仗前,士兵有时会把箭在粪便里插一下。哎呀,这动作够恶心人的!

然而,这个动作对于敌军中箭的士兵来说,可能是致命的。

古代箭的杀伤力,体现在箭头进入人体后会形成一个创口,它伤及的可能是重要的血管和器官,这种情况是很快会毙命的。如果刺穿了肺部、肝脏和心脏等重要部位器官,可能会导致内出血而死亡。

如果箭被射到别处,治疗不及时的话,带着大量细菌的金属箭头,很容易导致伤口急剧恶化,外在表现就是发炎化脓,因细菌感染加剧而死于非命。

弓箭的射程远,而且致死率高,古代打仗时,最担心的是头部和躯干中箭,这两个部位中箭基本可以宣判死亡。

如果对方使用毒箭,死亡更快,但一般不大量使用毒箭,因为制造毒药本身就需要时间和成本,一场大战役,耗费箭支多,大量涂抹毒药,成本高,耗费大。毒药的提炼和制作,一般需要花费大量时间和人力。

所以毒箭不太可能大规模使用,而把箭头浸在粪便中,代价小又方便,非常容易造成中箭者的感染。

弓箭造成的主要是贯通伤,基本都会扎进人体。如果伤者保持大运动量的持续争战,伤口又清理不及时,其伤口感染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只是这种箭头浸粪便的方式,让人觉得不齿,也会不方便,因为行军途中,弄到自己身上污秽,也不是没有可能!

大晚上的,正想吃宵夜时,还是不说这个话题了!

古代士兵打仗,有时候会把箭头在粪便里插一下再射出去,这样确实有一定道理。简单说就是利用粪便中的大量病菌,来增加敌军感染的机会,从而加强箭头的杀伤力。

古代不但没有抗生素,甚至连消毒的概念都很缺乏,针对微生物导致的疾病,实在是无计可施。很多将领都有受伤后“疽发身亡”的描写,其实多数就是引起了伤口感染,最终导致丧命。而人的粪便中富含大量细菌(据说重量的三分之一都是细菌)。在粪便上沾染的箭头,射出去如果命中敌人,粪便上的细菌就可能进入伤口,最终使得小小的伤口感染恶化,成为夺命恶魔。

古人虽然不知道细菌致病的原理,但对于肮脏的粪便会引发疾病和伤口恶化应该是有简单感性认识的。那么,在箭头上沾染粪便也就成为增强杀伤力的手段。更何况这种处置方式简单异行,只要军中不断粮,就不会断粪,也没有保存、运输的困难,何乐而不为呢?

实际上用粪便、脏物作为战斗方式,古来已有之。早在3000多年前,小亚细亚的赫梯王国便将染上兔热病的绵羊放入敌对的国家中,传染瘟疫,使得敌人的军队和民众死者无数,削弱了对赫梯王国的威胁。在古罗马时代的战争中,攻城的一方也会将尸体、粪便和老鼠等用投石车发射到被围困的城池内,使得尸体和污物上携带的微生物引发城内瘟疫。这种手段一直持续到中世纪蒙古人进攻欧洲。

把箭头放在粪便里浸泡一会儿,可以让箭头沾上细菌,进而给敌人以大量杀伤,让中箭之人感染病菌而死!箭射出去后,更多的是让敌人受伤,让他们流血而亡,或者失去战斗力,真正能一箭毙命的还是少数情况。

另外还有一种说法,就是粪便是污浊之物,可以用来辟邪。清末时代,清军与列强打仗时就用过这种方法,他们向列强士兵泼粪便、黑狗血等东西,把西洋人当鬼邪看待!

箭作为远程攻击武器,可以让中箭之人流血,快速失去战斗力,真正要一箭毙命还是很难的。在箭头上涂抹毒药,确实可以快速致人死亡,但是箭太多了,毒药制作成本又高,且箭头有毒容易误伤自己,因此大军一般不使用毒箭,只有特务部队才使用毒箭。

粪便中含有多种细菌,对伤口有严重的感染作用,如果箭头沾有粪便,那么医治起来十分困难。粪便又便于就地取材制造,现沾现用,误伤自己的可能性不大。带便箭是一种临时赶制的毒箭,它成本低效果佳,算是杀人利刃!

更是只能让敌人有点皮外伤,古时多在箭头上涂上毒药,用以要敌人的命,但是毒药的开支太大,而且并不能保证箭无需发,百发百中,浪费太大。

就是为了让箭头沾上更多的病菌,成为致命武器。

在冷兵器时代,弓箭是最强悍的武器之一。但是铠甲的存在严重影响了弓箭的杀伤力。面对身披铠甲的敌人,弓箭往往只能造成皮肉伤,不能伤筋动骨。即使准确命中目标,往往也只是深入皮肤几公分,不会造成致命伤。

中国历史上的很多武将,往往深重十几箭,还能继续战斗 。比如,岳飞部将杨再兴。在比如武圣人关二爷,三国志记载,他被庞德射中额头,照样指挥作战。他被射中胳膊,简单手术之后,跟没事人一样。

粪便恐怕是人类首次,大规模使用的「生化武器」,看到这里,你感受到便便的威力了吗?

这些受伤的士兵既发着高烧,伤口又发炎溃疡,肿胀化脓,疼痛难耐,生不如死,又无法行军打仗,甚至因为需要许多人力去照顾而让部队失去战斗力。

有书君认为打仗必定要消耗敌军人力物力财力,让敌军失去战斗力才是取胜的关键。古代打仗,近距离进攻当是剑戟刀戈,但远距离便只有那箭才是消灭敌军的有力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