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之所以孙膑一来到楚国
网站首页 2020-03-16 18:11

吴起变法的意义:公元前401年,楚声王子类立,是为楚悼王(前401——?81年)。当时,因为各国竞相变革成功,重又开端剧烈的抢夺。这时的抢夺与春秋时期的抢夺已显着不一样,曩昔是抢夺与国,旨在立威定霸;如今则是争城略地,吞并他国,具有新的封建吞并战争性质。入战国后,魏国兴起,与秦争战不止。公元前408年,魏尽占秦河西地,秦退守洛水。魏败秦后,三晋解除了后顾之忧,即转向华夏,首要会集力量冲击齐国。公元前405年,田氏内争,三晋乘机攻齐,大北齐军于廪丘。第二年,三晋乘胜进击,攻入齐长城(自今山东肥城西北,东至琅邪入海),三晋声威大振。 齐国失利,三晋与楚国的敌对突然尖利了起来,楚国时刻短的安静局势宣告结束。公元前400年,楚抢先一步,与韩、魏抢夺郑国地,三晋当即联合起来反击,攻楚至乘丘而还。楚国为了摆脱被迫位置,接着比年攻周攻郑攻韩,为平缓与郑国敌对,还自动归榆关给郑,郑国也杀其相驷子阳以悦楚(《史记·郑世家》。)公元前393年,魏为冲击楚国,先攻郑,并筑酸枣城。楚不示弱,亦于同年攻韩,攫取原郑国的负黍(《史记·楚世家》。公元前394年,郑之负黍叛郑,重归韩,故楚伐韩,取负黍。)过两年,即公元前391年,三晋联军大举攻楚,连败楚军于大梁、榆关,魏并攻取了大梁。楚国势孤惧怕,只得“厚赂秦”(《史记·楚世家》。,向秦国求救,三晋才中止了进犯。接着,秦出兵攻韩国的宜阳,取六邑,有力地支援了楚国。 三晋见楚、秦协作,转而又与齐结好。公元前387年,魏武侯自动协助齐田和追求诸侯,齐与三晋结怨暂时得到消解。尔后,魏、秦抢夺进一步剧烈,赵徙都邯郸,韩则全力攻击宋、郑,严重地要挟着楚国。 国外形势严峻,国内社会敌对尖利,迫使楚悼王不得不寻觅出路,以摆脱困境。正在此危殆之际,在魏国协助李悝变革、抗秦有功的吴起来到了楚国。楚悼王早就听说吴起精干,所以吴起一来到楚国,就遭到楚悼王的重用(《史记·吴起列传》。)吴起年,卫国左氏人。他年青时在外游学求仕不遂,却耗尽家产,为乡邻人所嘲笑。吴起一怒之下,杀嘲笑者三十多人,逃出了卫国,来到了鲁国,拜曾参为师,学习儒学。几年后,吴起妈妈病逝,吴起以为自己尚未得仕,没有回去奔丧,曾参不悦,与他断绝了师生关系。吴起所以改学兵书,在鲁国担任大夫。齐人伐鲁,吴起为求得鲁国国君的信赖,“杀妻求将”,领兵打败了齐国,牛刀小试。然鲁君不信赖他,反而把他辞退了,吴起闻魏文侯贤明,李悝又在魏国掌管变法,便来到了魏国。 吴起到魏国后,遭到魏文侯的器重,“立为大将,守西河”(《吴子·图国》)。 又与李悝等人一道,进行政治、经济、军事变革,尤其在军事变革与实践方面,效果杰出。他对战士查核严格,练习有方,创立了“武卒制”(依据不一样战士的特色编制练习、作战,以进步戎行战役力);他“将全军,使士卒乐死,敌国不敢谋”(《史记·吴起列传》),著《吴起兵书》四十八篇(原书失传。后人将断简残篇编成《吴子》六篇,此书虽非原著,却也保存了吴起的光芒军事思想),和《孙子兵书》、《孙膑兵书》齐名,故“驰说者以孙吴为宗”(《汉书·刑法志》。)吴起思想丰富,兼采儒、兵、法各家。他以为为政之道,应“内修文德,外治武备”(《吴子·图国》),故在内,做到“治百官,亲万民,实府库”(《史记·吴起列传》),对外,使秦不敢东向,韩、赵“宾从”,对魏国的勃兴是有贡献的。 公元前396年,魏文侯卒,魏武侯继位。约在公元前390年(魏武侯六年,楚悼王十二年)左右,吴起遭到大臣王错架空,被迫奔楚。因为吴起在魏国政绩卓著,军功赫赫,所以一到楚国,就遭到楚悼王的重用。先任为宛守,防护韩、魏。一年以后,晋升为今尹,掌管变法。 吴起在楚国时期,留意调查研究,对楚国国情了解至深,故其变法方法,一针见血,干净利落。主要内容如下: “明法审令”,实施法治。吴起总结了李悝在魏国变法的经历,深知法治的重要性,故他在变法中拟定法则,公布于众。为建立法治的权威性,吴起还采纳“倚车辕”(《韩非子·内储》。)的方法,即立一车辕,有能够搬动的予以奖励。为使思想知道和言论共同,制止纵横家进行游说,“破横散从,使驰说之士无所开其口”(《战国策·秦策三》。)这些方法,都有力地贯彻了“明法审令”的精神,在楚国臣民中增强了“废其故而易其常”(《说苑·指武》。必要性的知道,有利于变法的进行。 减爵禄,进而废弃贵族世卿世禄制。《淮南子·泰族训》说:“吴起为楚减爵禄之令。”《说苑·指武》说:“均楚国之爵,而平其禄,损其有余,而继其缺乏。”对无功劳的贵族及其后代,实施均其爵、平其禄方针,敌对有军功和其他有功人员则颁发爵禄,以处理分配不公,进步将士和新式封建实力的积极性。在此一起,进而废弃贵族世卿世禄制,“使封君后代三世而收爵禄”(《韩非子·和氏》),即处理“封君太众”的疑问,“废公族疏远者以抚育战役之士”(《史记·吴起列传》。)“卑减大臣之威重”(《史记·蔡泽列传》),整理吏治。吴起以为,“大臣太重”与“封君太众”是楚国政治两大坏处,故在废弃贵族特权的一起,又削弱大臣威权,“禁明党以励大众”,制止大吏结党营私,奖励百官尽忠守职,不逾越所规则的权利。 在此一起,吴起还着手整理吏治。一是“塞私门之请,一楚国之俗”(《战国策·秦策三》),杜绝权门请托之风,澄清吏治;二是“使私不害公,谗不蔽忠,言不取苟合,行不取苟容,行义不固毁誉”《战国策·秦策三》。),需求官吏公私分明,言行端正,不计较个人得失,立志为变法的新式政权效力。三是“罢无能,废无用,损不急之官”,削减冗官,选贤任能,罢除无能无用之辈。明显,这些方法,不只使吏治得到了整理,并且对权贵大臣也是一种捆绑,有利于削弱权豪的威势。 徙贵族于边境,以实广虚之地。据《吕氏春秋·贵卒》载,吴起对楚悼王说:“荆一切余者地也,所缺乏者民也。今君王以所缺乏益所余,臣不得而为也。”楚悼王决断地支撑吴起,“所以令贵人往实广虚之地”,一方面在政治、经济上继续掠夺旧贵族的特权,另一方面改变了本来贵族把人员会集在地少人多地区的局势,有助于对荒蛮的边境地区的开发,推进楚国社会经济的开展。 加强军事练习,进步戎行战役力。吴起变法,“要在强兵,破驰说之言从横者”《史记·吴起列传》),以“争利于全国”(《说苑·指武》。,所以在变法中,“禁游客之民,精耕战之士”(《史记·蔡泽列传》),即留意耕战偏重,亦兵亦农,制止丁民游手好闲,不务耕耘。在此一起,收减百官和封君后代的俸禄,以确保戎行得到物资,加强练习。 改“两版垣”为四版筑城法(《吕氏春秋·义赏》),进步了筑城工程的质量,加强了郢都的建造。 吴起变法是在楚悼王的直接支撑下进行的,而楚悼王是在其父楚声王被“盗”杀后,由楚国“国人”所立,故其政权已具有新式的封建性质。吴起来自魏国,其变法方法也好像魏国李悝变法,因而吴起变法,实际上是在新式政权掌管下的一次具有封建性质的变革。正因而,所以变法大刀阔斧,马到成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 正当变法顺利进行、楚国又奋发向上蓬地地活泼在国际舞台上时,公元前381年,楚悼王意外病逝。早就对吴起变法怀有恨之入骨、蓄谋杀戮吴起的旧贵族实力,乘机作乱,攻击吴起。吴起机敏地伏在楚悼王尸身上,旧贵族用乱箭射杀吴起,一起也射中了楚悼王的遗体。有的古文献还说吴起被射杀后,又对他的遗体进行了“肢解”或“车裂”(《史记·吴起列传》等说被旧贵族射死。《战国策·秦策》等说吴起被肢解;《淮南子·缪称》等说吴起被车裂。郭沫若据此以为吴起被射杀后,又遭肢解,而肢解时则用车裂法(《郭沫若全集·前史编》)。《吕氏春秋·贵卒》说:“荆国之法:丽兵于王尸者,尽加重罪,逮三族。”楚悼王儿子楚肃王即位后,按其法,“乃使令尹尽诛射吴起而并中王尸者,坐射起而夷宗死者七十余家”(《史记·吴起列传》。)对畏罪流亡到国外的阳城君,亦被“收其国”(《吕氏春秋·上德》。)吴起虽死,旧贵族旧实力也遭到了一次无穷的冲击。吴起变法,一针见血,彻底符合楚国国情。因为楚悼王意外早逝,吴起也就失去了坚强的靠山。旧贵族旧实力在变法中虽然遭到沉重的冲击,但变法时刻究竟不长,变法的效果并未彻底稳固下来,所以跟着楚悼王与吴起的死去,楚国前史上一场轰轰烈烈的变革运动也就夭折了。尔后,楚国虽一度呈现宣威盛世,但总的趋势是在走下坡路,直至消亡。“楚不必吴起而削弱,秦行商君而富强”(《韩非子·问田》),后来前史的开展彻底证明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