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网站首页
大不列颠及英格兰联合王国算上加斯科涅也只逼迫到达四百万
网站首页 2019-12-28 20:07

英国王室自从失地约翰王开始,对法国王室的斗争就一直不顺利,曾经庞大的诺曼底-安茹领地,萎缩到了加斯科涅和蓬蒂厄这一点点,还被迫签下了《巴黎协约》。协约中英王亨利三世以阿基坦公爵身份向法国王室称臣,爱德华三世自己也被迫在1329年向菲利普六世进行了效忠仪式。

除开低人一等的法律地位,英法两国的国力差距也是十分明显的。

相比于法国1328年一千二百二十万多的人口,英国算上加斯科涅也只勉强达到六百万。至于法国5万户贵族家庭和三千多名骑士的庞大军事精英团体,英国的差距就更明显了。但再怎么不愿意开战,在法王对加斯科涅步步紧逼的强夺之势下,爱德华三世也只有硬着头皮扛下这场架。

加斯科涅的葡萄酒业在当时驰名欧洲,也是英王收入的重要来源。相比本土的低质量白酒和羊毛出口,加斯科涅的红酒出口所带来的创收让英国人对其始终无法割爱。至于宣称自己才是合法的法国国王,以此建立舆论优势,也得等到开战三年以后的1340年去了。

战争因加斯科涅而起,也自然集中在加斯科涅本身上。1337年至1339年,法军不断加强对加斯科涅的攻势,虽然加斯科涅驻军在爱德华心腹王室管家奥利弗.英厄姆爵士领导下奋勇抵抗,但波尔多外围的要点还是不可避免地陷落了。

尚在本土的爱德华三世看在眼里,急在心头,不过汲取以往的教训,他决定避开加斯科涅狭窄的山区河谷,转而在法国北部开辟新战场。为此,他大展外交手腕,和弗兰德斯的反法势力谈成了攻守同盟,并进而赢得了法国国王传统敌人——德意志皇帝的支持。

虽然弗兰德斯一直与英国没有政治上的隶属关系,但弗兰德斯作为当时西欧地区最为发达的城市聚集区,是英国羊毛的重要进口国。同时弗兰德斯的城市也经常会萌生摆脱法国王室控制的想法,他们与法国王室之间的战争也过去不过几十年。即便不愿意直接宣布脱离法国王室,支持一个新的王位挑战者也符合他们的立场。加上英格兰在此前的历史上经常雇佣弗兰德斯人的部队为其作战,因此这次的联合也就顺理成章。

图片 1

1339年10月,爱德华三世顶着德皇授予的帝国代理主教(Vicar General of the Empire)头衔,率领主要由德意志人组成的一万五千大军,沿斯海尔德河,侵入法国东北部。

10月21日,英军在比隆福斯和菲利普六世亲率的三万大军遭遇并展开对峙,由于双方都占据有利阵地,坐等对方展开攻势,这场对峙最终没有变成会战。爱德华三世声势浩大的1339年攻势,在沿途45座法国村镇上空窜起的浓烟和绝望哭喊中草草收场。但这片新的战场很快就会成为双方交兵的重点。

1340年,法军继续对加斯科涅死缠烂打同时,又利用手里兵力充裕的优势,开始了对爱德华三世在弗兰德斯的主要盟友弗莱芒人的攻击。爱德华三世闻讯后,亲率大军扬帆渡过海峡,驰援盟友。6月24日,乘着有利的潮向,150余艘英国战船冲入斯鲁伊斯港,杀向封锁港口的200多艘法国战船。

英格兰和法兰西的海军基本上都搭乘着全装帆的柯克战船。这种由商船在艏艉加装船楼平台而成,虽然不如专业的浆帆战舰机动敏捷,但干舷高抗浪性强,船体也更结实,非常适合斯鲁伊斯海湾这种封闭战场。

由于这支舰队是法王之前为重新发动十字军东征而准备的,所以还有一支负责为其护航的专业战船部队。这些由热那亚人操办的职业海军使用的是地中海地区非常普遍的大型桨帆船战舰,并载有着名的热那亚弩手。

相比之下,较为笨重的柯克战船在海面上,尤其是近海地区,机动能力有着很大的限制。双方的战舰都载有武装到牙齿的骑士与侍从队伍,用于攀爬敌船进行肉搏。武器的最大差别来自法国人习惯使用的弩以及英国人已经普及了的长弓。

图片 2

这场战役不是法国人第一次在海上遭遇长弓。1337年12月,法军坎桑德岛守军,尽管有热那亚盟友的弩手相助,仍然覆灭在英军入侵舰队的长弓箭雨之下,可惜法国人很显然没有把幸存者的话听进耳朵里。

法军舰队指挥官Hugues Quiéret和Nicolas Béhuchet非常不明智地将自己的战船用铁锁相互连接成三道封锁线,只留下最后一线的战船机动,以一种将战船做为城堡防守的心态投入海战。这个愚蠢的决定气得他们的热那亚盟友拒绝留下来送死,兀自驾驶浆帆战舰扬帆外海作壁上观。与此类似,英格兰国王也以重骑兵搭乘战船居中,弓箭手战船两侧支援,二线预备队跟进。这样一个哈利敦山阵型的复刻版,气势如虹地乘潮攻上法军战船。

英军弓箭手的密集箭雨很快压制了法军弩手的反击,重骑兵则攀上一艘艘法军舰船,与敌人激烈肉搏。随着大量战船如孤立无援的城堡般沦陷于英国人围攻之下,法军幸存战船开始逃往外海,落水者千辛万苦挣脱甲盔浮水上岸,却又撞上了埋伏已久的弗莱芒人刀口。这场战役最终以法军骇人的18000多人伤亡告终。

菲利普六世的宫廷小丑对此尖酸地嘲弄道:殿下,你知道英国人为什么是孬种么?我告诉你吧,因为他们不敢像我们法国人一样跳海游泳。

此战是百年战争第一次大型会战,英军无疑为自己赢得了辉煌的头彩,也建立起了至关重要的战术自信。

图片 3

但真正从战术角度审视此战,却无疑是一次外行打外行的低水平海战。双方只是借助战船这一平台,英军得以消除弓箭手和重骑兵的机动速度差异,实现了两者天衣无缝的战术配合。

而如何在陆地战场达成相同水平的配合,将成为长时间困扰英格兰人的一个战术问题和英格兰战术体系的一个潜在弱点。法国人在此战中暴露的问题也在几年后给他们带来更为灾难性的失败。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